特艺吴斌:3D打印量产不现实 更适合个性化产品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记者:我现在是在2013IT领袖峰会的现场,今天我们有幸将要访谈到特艺中国全球副总裁吴斌先生,欢迎吴总。今天您来到IT领袖峰会,比较关注这个行业什么样的一些变化呢?

  吴斌:这次的主题很有意思,叫做IT创新推动人类进步。这是一个挺虚挺大的话题,但我觉得这个话题对我个人来说是恰到好处的一个时间,因为在北京,我们天天讲雾霾,早晨起来就看PM值是多少。昨天我听到一个新的概念叫做网霾,从衣食住行,你想想看你早上起来开始吃早饭、中饭、晚饭就拿着手机看,也不和家里人沟通,也不和人朋友沟通,每个人自己看,已经有饭店说如果你不看手机我给你打折。

  上车的时候基本都看手机,我们叫做低头族,也不和边上的人沟通,也不看看其他的东西。睡觉前,如果夫妻两个人在床上互相看完手机就再见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沟通,以后的衣服上会有很多互联网的设备,传感器,所以,我觉得从衣食住行说起来,大家的生活和科技越来越紧密。但如果看人类的发展历史,推动人类进步,我们人类在过去从猿变成人,从四肢行走,再到直立行走,到现在又回到天天在计算机前,到手机前,低着头,埋头看这些东西,我觉得从人类的发展说起来有一点退步。

  所以,推动人类进步,我们怎样通过科技的手段,让大家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幸福生活,这可能是我非常关心和关注的点,也觉得是未来大家都会往那个方向去的,而且整个行业,大家关注的,举个例子,比如在家里我们叫做快乐幸福家庭,在家里你的血压、血液的程度能够非常方便的,在没有让你感觉到的情况下传到你家庭医生那里去,他可以随时知道你的状况,或者是当你不舒服的时候告诉他也行,这时候他会给你个判断,说你得了什么病。但有的时候你会想,第一,远程的判断是不是准。第二,你的医生有年轻的,有年纪大的,各种各样的状态,也不一定很准,这时候大数据云计算就起作用了。因为可能通过云计算、大数据,外面有几亿、几千万个各种各样的病例,这些病例如果被挖掘之后,再发生类似的症状下,应该配什么药,应该做什么,你的家庭医生可以随时对照说大数据云存储里出来的数据,这应该是合适的,这是非常实际的应用,把大数据和云存储用到家庭生活里面去。

  另外,像我们公司最近在北美推出的,到你家里看电视的时候,一方面你一个人坐在那边看的时候,它会说电视是七点钟开始新闻联播,你就坐在那里看了。但是如果你一家人坐在那里看的时候,它推荐给你的不是新闻联播,你怎样通过传感器,通过节目后面的挖掘编排之类的,怎样知道你到底想要看什么东西,你可能昨天看了,前天看了,大前天看了,或者是你们过去生活的种种信息被收录到大数据挖掘系统中,这样使得生活更加的方便,更加的舒适,同时家里的一些应用,像我们也在看的视频通讯,在家里的视频通讯讲了很久了,现在在手机上大家应用很多了,但是以后我觉得更多会往家庭的大屏幕发展,因为电视机那块屏幕没有用好,我们过去是看电视,后来是看视频网站,看手机,以后我相信还是电视机和手机一个互动结合,是你未来有机会的移动终端的一个方向。这是我觉得家庭幸福生活演进的一个步骤,而且在未来两三年中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

  记者:所以现在公司有推出这种电视和手机互动的一些产品?

  吴斌:我们一直就有这类的产品,三屏互动这种产品。因为中国做OTT,电视上看视频看什么的,中国还是有一定的管控国家的规定。比如OTT电视上,就有七家牌照商,我们就和央广一起做了一个战略合作,我们自己推到中国电信的用户,这是我们去年年底开始做的,今年希望能够大规模推广。

  记者:您刚才举了一些很鲜明的例子,现在很多人整天吃饭、坐车的时候都拿着手机,这其实告诉人们,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同时也是大数据的时代,您怎么来理解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时代会给现在的一些IT企业带来哪些机会?

  吴斌:我们在前年就开始说我们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去年讲的是我们进入了云计算时代,去年我讲了一个云理论概念。今年我们实际上讲的是大数据时代,云计算这边我觉得肯定会继续下去,云计算和大数据,或者大数据和云存储基本上是一个相同的或者类似的概念。我在前年说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叫做云内容、云存储的概念,这个概念很有意思。当时我就说首先从影视制作方面,我们是全球最大的影视技术公司,我们看到挺好的一个效果通过云存储、云内容带给我们公司的效益。今年《少年派》获得了奥斯卡的特效奖,当时上去有三家公司,我们是其中一家,获得了奥斯卡金像的特效奖,另外一家公司叫做RH,因为一般国外的特效会分成两三家公司做,我们是其中一家,我们获得了奥斯卡奖,我们的业绩也非常好,但那家公司就在那天宣布倒闭了,可能是给李安点颜色看,你看你做了我的生意,我帮你提供了服务,最后我们公司倒闭了。为什么呢?是因为我觉得我们通过云存储,云内容,我们提供了一个更加便宜、更加有效和高效的方案,那家公司基本上就是基于好莱坞的一家公司,成本非常高。它就是几百人,这部电影做完以后,下部电影之间就空着,这些人还得养着。到下部电影的时候,可能有两三个导演请他做,他又做不了这个活。而我们公司作为全球最大的一家影视技术公司,我们全球有8个点,我在美国接到一个活,如果活多了,我发给英国、发给中国、发给印度,发给各个地方去做,这个发的过程实际上是对云内容和云存储的最完美的使用。通过这个我们可以降低成本和提高工作效率。比如说美国早上八点钟开始做,中国已经开始睡觉了,醒来以后又接过来,同时更加的有效,因为你能够把全球各个地方艺术家的想法同时的反映到一部电影的制作上面去,基于这种方式,我们已经看到了云计算和云存储对我们公司是非常有好处的。

  记者:现在做的云存储方面的公司很多,包括您刚才说的做一个一体的电视和手机互动的产品也都比较多,你们能做出自己的优势吗?

  吴斌:我们公司一直叫做科技创新艺术,我们做的事情是内容的制作、管理和分发。我觉得在世界上目前还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做到内容的制作、管理和分发。因为有的公司分发是什么?就是机顶盒、家庭网关、三网融合到你的家里面,我们送到电影院,送到沃尔玛、家乐福的DVD到仓库,到各种地方去。内容的管理实际上指的是编解码的压缩,比如说苹果,他们用很多的电影,全都是我们公司做的压缩,因为我们拥有4万多项专利,汤姆逊原来是彩色电视机的发明者,特意是彩色电影的发明者,所以,我们是结合了电影和电视的发明这两个身份,拥有四万多个专利,所以,我们能够为苹果把我们在好莱坞的片库里面的高清电影压缩成小屏幕、中屏幕、大屏幕各种各样的版本、各种各样的语言、各种各样国家的配音什么的全都压缩好,这是我们内容管理这块,内容制作这块刚才我说了,你看到《少年派》获得奥斯卡就已经知道我们的行业地位了。所以,从整个产业链说起来,内容的制作管理和分发,我觉得目前业界或者是在全球,没有这么样的一家公司。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3G制造,你有没有想过在未来几年内,可能把自己的产品通过3D制造的方式打印出来呢?您觉得这种3D制造能够形成量产和商业化需要几年的时间?

  吴斌:我的观点3D制造不适合大规模的制造业,而是怎样更个性化的使用,我觉得个性化方面的使用会产生很多的革命。未来很多东西还是一个个性化的趋势,每一个人的需求都必须被满足。但是像很多机顶盒、像家庭网关和基础设备,我们公司也做一些基础设备宽带家庭终端,这方面重要的是降低成本,重要的是怎样把共性的东西提取出来提供给大家,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肯定还是需要大规模的制造,像富士康这种公司,不会用3D打印机,那个成本太高了。

  记者:所以说3D制造能够形成量产还是比较难的?

  吴斌:也不一定难,而是说有没有这个必要来做量产。因为实际上你如果做一些东西,使3D制造的成本能够下来,或者有一些东西人家做不了,你必须通过3D量产的方式。那就意味着你的3D打印机不是小的3D打印机,而是在工厂里就是一台3D高清快速的打印机在那里专门给你批量生产,那是有可能的。

  记者:您参加IT领袖峰会有几年了,今年感觉和往年有什么不同?

  吴斌:今年和往年还是比较类似的,不过我觉得深圳越变越好了,尤其是因为北京PM2.5越来越高,所以,大家越来越觉得深圳好。

  记者:深圳可能更适合居住吧。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今天的访谈。

上一篇:物联网与智慧城市不能划上等号_2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