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的下一站:从创新制造到全球化制造?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近日,一份来自美国的报告《2014:制造业的新动力》引起了中国工信部的关注。这份报告称,在几十年的工作岗位流失之后,美国制造业再次有了明确的发展动力。

  美国回来了,汽车制造在回流美国,工程机械制造在回流美国,甚至服装鞋帽制造也在回流美国。有评论称,美国制造业的复苏,是一种崭新的,依靠更多的机器、更少的工人和更先进的技术的生产模式。

  这种现象似乎印证了波士顿咨询集团2012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当时预计,随着美国企业重新测算在中国的生产成本,部分行业将会在5年左右达到临界点,开始将制造业向国内转移。这些行业包括计算机和电子、家电和电气设备、家具、卡车配件和自行车等运输产品。这些行业劳动力成本占比较低、运输成本较高,因此会最先向美国国内转移。今天看来,这一回流速度比预想的更快。

  从比较优势到比较劣势

  美国成衣及鞋类协会(AAFA)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起,美国本土制造的鞋类产品增长超过了17.6%。不少人惊呼,中国鞋业制造大国的地位不保!

  不过,事实上,美国人选择的是产业链附加值最高的一部分。比如新英格兰鞋业所有人克拉克选择回归美国国内的前提是,其研究出的新制鞋技术能够提高生产力和生产效率,并将节省下来的成本转化为高工资发放给美国工人。

  乐威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阿米里(JohnArmaly)说,在美国本地生产布瑞洛钢丝绒肥皂垫也使得库存管理更加容易,同时带来更大的灵活性。他强调,在美国国内生产意味着更好的质量控制,一些海外制造的产品和我们在国内生产的东西质量是不同的。

  这两家普通公司的故事道出了美国制造重新崛起的秘密:更创新的技术和技术水平更高的工人。

  对于新技术与美国制造的关系,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龙永图感触极深。他近日在2014经济转型北京大学高峰论坛暨中国未来500强峰会会议上指出,美国重整制造业的核心举措就是发展创新制造,注重新材料、新技术和新能源的创新应用。

  得益于新材料的研发,新制造技术的推广(如3D打印等)以及高素质的劳工队伍,美国工人能够创造出更高的价值,这也使得其相对的劳动力成本并不高。

  有媒体称,美国人工成本仍是中国的6倍。也就是说,如果不考虑汇率,基本上美国和中国的工人工资金额大体相当。美国制造茁壮成长的背后,是中国人力成本优势逐渐削弱。

  此外,得益于页岩气技术的成功开发与商业化应用,美国制造的能源成本大幅度降低。

  中国制造褪色背后的职业教育之殇

  美国制造业的吸引力在上升,中国制造业的吸引力下降是否已经成为趋势了呢?答案是肯定的。首先,中国的经济增速仍保持较高水平,未来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速度仍然较快,而能源成本也仍将上升。中国是能源净进口国,再加上中国企业的环境成本压力越来越大,日益严峻的环境立法,使得很多企业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以粗放的方式生产了。

  随着劳动力和其他经营成本的上升,中国的低端制造业时代即将走向尾声。鼎荣集团的一份咨询报告中写道。在拥抱低端制造业无望的现实面前,中国必须更快挺进高端制造业。

  不过,一个更严峻的现实是,越来越高精尖的科技制造需要技术水平更高的蓝领工人,一直被忽视的职业教育越来越成为中国制造业迈向高端的束缚。这也是不少美国企业强调的,在美国国内生产意味着更好的质量控制。

  由于相关职业教育的发达,美国很多蓝领阶层的专业技术水平很高,因此,蓝领工人越来越适应高精尖的制造行业,蓝领与白领收入在大多数情况下并无太多区别。这一点,德国也比较类似,德国的职业教育更是全球公认,因此德国制造的回归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

  相比而言,中国的技术工人越来越成为企业主头痛的问题。每到年初,南方工厂的老板总为招不到人发愁,更别提招到熟练技术工人了。90后为主力的技术工人中独生子女比例不少,而且从小不为生活压力所迫的他们并没有强大的职业发展动力,再加上传统观念认为职业教育是低人一等的次品教育,真正接受和重视职业教育的人很少。在这种情况下,能够适应高精尖制造的工人则是少之又少。

  如今,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这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为了应对这种困局,中国政府表态:加快发展职业教育,助推中国制造走向优质制造。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公开表示,中国制造的差距主要是职业人才的差距,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是转方式、调结构的战略举措。

  中国政府6月22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明确指出,到2020年,我国将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这一决定还指出,要激发职业教育办学活力,鼓励中央企业和行业龙头企业牵头组建职业教育集团,探索组建覆盖全产业链的职业教育集团。不过,鉴于央企的职业教育多局限于体系内,这一重大改变目前来看仍需时日。

  中国制造的下一站:从创新制造到全球化制造?

  竞争战略理论告诉我们,企业的战略选择只有两个,即低成本战略与高价值战略。实现高价值,基本的路径也有两个,提升产品的技术含量与提升品牌价值。提升技术含量需要科技创新为基础,这既需要知识积累,也需要时间,还需要大量的投资,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并非一蹴而就的事。

  以此来看,提升品牌价值就成为中国的制造企业在当前形势下的最优选择。想想如今的国际品牌,根本就无需说是哪里制造,而是哪里合适就哪里造,重要的是品牌行销全球。而实现从中国品牌到全球品牌这个跨越的关键,是占领发达国家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其中最便捷的办法是在海外投资建厂,或进行海外并购。

  事实上,中国政府也越来越支持国内企业走出去,并购或参股国外制造企业和研发机构,支持国内企业培育全球化运营,全球化配置资源。中国企业也逐渐成为国际市场上的并购大鳄。

  至此可以看出,在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时代,去美国建工厂还不是中国制造企业所能作出的最佳响应。最好的应对,以我来看,是这样两种做法的结合:在美国找一家代工厂,并在美国做品牌推广,如同跨国公司进入中国以后所做的那样。经过30多年准备后,中国企业终于有可能像英美等国大企业一样,通过打造全球品牌,并在各国本土设厂,建立全球性的商业帝国。

上一篇:“中国制造2025”为什么要三步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