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新都”尚未准备好 员工心情复杂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3月2日,全国两会召开前夕,三一集团高调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其关联公司美国R alls起诉美国总统奥巴马及美国外国在美投资(审查)委员会(C IFU S )一案取得阶段性进展,美国一法院已受理R alls公司其中一项核心诉求,打破了在721法案下,法庭没有权力审查总统下达的行政命令的惯例。

  三一起诉奥巴马无疑是一个很吸引人的噱头,一时间,相关报道铺天盖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去年底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三一集团迁都的事情,似乎已经被媒体淡忘。没有媒体记者就此问题发问,三一集团董事向文波也没有透露任何与迁都相关的信息。

  自三一集团迁都北京的消息出来之后,媒体报道可谓汗牛充栋,影响所及,已经不仅仅是三一集团自身的经营发展问题,还关系到中联重科这家同样是业界巨头的竞争对手,并与湖南省的投资环境挂上了关系。因此,对于三一集团的决策层而言,迁都事宜,就不仅仅是一笔经济账了。相比当初下决心搬迁总部的困难,如何搬的难度可能更大。三一的迁都,成为夹缝中的艰难抉择。

这里的搬迁静悄悄

  2月底的长沙,天气阴冷潮湿。中午午餐时间,在位于长沙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三一集团生产厂区,南都记者看到,很多一线生产工人一边吃着盒饭,一边大声谈笑着,丝毫看不出搬迁对生产带来的影响。去年底刚传出搬迁消息的时候,各种说法都有,我们当时以为生产车间也要搬到北京去,确实很担心。生产工人很多都是湖南本地人,要搬到北京去,变动太大。最担心的就是离家太远,生活成本太高。加上去年四季度三一手上的订单也不多,很多时候都是放假,不少不愿离开长沙的人,都想辞职另找工作。三一重工[11.78 -0.08% 资金 研报]一位年轻的一线技术工人小王告诉南都记者。

  老家在湖南常德某乡下的小王,2010年从技校毕业,进入三一重工。尽管只有两年多工龄,小王却俨然以老三一人自居。对于搬迁,小王有自己的看法。领导决定将总部搬到北京,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外界传闻很多,但真真假假难以分清。不过,我是不太愿意到北京去的。我去年刚刚谈了个女朋友,如果到北京去了,女朋友怎么办?所以后来听说只是总部搬过去,我才放心下来。

  另一位生产工人告诉南都记者,听说总部已经有一些人搬到北京办公去了,不过大家也只是听说而已,我们是班照上,生产也没有受到搬迁的影响。话说回来,总部的事情,我们这些一线工人很难知道。

  去年11月21日,三一集团首次放出搬迁的消息。到如今,三一搬迁的消息已经传出一百多天。但南都记者从三一内部人士获悉,截至目前,只是决策总部的一些高管和员工搬到北京办公,大概有上百号人。其他的总部员工仍然在长沙上班,哪些人会搬到北京去,何时搬,依然没有明确的时间表。董事长梁稳根、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在北京虽然已有办公室,但实际上仍在长沙办公。现在基本上还没有什么大动作,搬迁这个词现在是一个敏感词汇。领导确实做过动员,但到底去不去,很多人依然很彷徨。三一集团总裁办的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向记者透露。

  三一重工宣传文化部副部长施奕青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哪些部门、哪些人需要搬迁还在研究当中,在研究确定搬迁部门和人员名单之后,再根据自愿原则搬至北京,不愿搬迁的员工予以调岗,或者协商解约。

  相比没多大动静的搬迁,三一人更愿意谈的是在2月28日晚上举办的三一节晚会。2月28日晚间,三一集团的旧总部门口,被红色条幅和彩灯装饰着。三一节晚会如期举行。每年3月1日是公司传统的节日,今年三一节晚会的主题叫正能量,聚三一。舞台上,来自湖南卫视的当家主持调动着气氛,三一员工们刷着微博求中31800元的最大奖。董事长梁稳根和他母亲亲临现场,表彰优秀员工。从正能量,聚三一这一主题上,多多少少让人联想到去年底三一与中联重科口水战后三一人自我激励的心态。

  总部搬到北京后,不知道三一节晚会会不会也搬到北京开。有三一员工在微博上感慨。

对搬迁三缄其口

  去年11月,三一集团传出将迁都北京的消息,一时间舆论哗然。包括梁稳根、向文波、三一重工财务总部副总经理刘华、三一集团董事袁金华等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总部迁往北京的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加速推动公司国际化进程,实现品质改变世界,成就世界级三一的产业理想。

  按照当初的规划,搬迁将在两个月内完成。为了尽快推动搬迁,去年12月4日,梁稳根还在长沙三一工业城内新食堂4楼主持召开了迁京动员大会,并承诺将充分考虑员工的利益和想法。此后,三一集团相关负责人多次就搬迁事宜接受媒体采访,三一迁都一下子成为一个热点事件。

  然而,近期以来,三一的高层在公开场合基本上不提搬迁这个字眼,媒体上关于三一搬迁的报道也沉寂了下来。不少媒体同行反馈称,近期以来,特别是从地方两会开始后,三一方面对关于搬迁的采访比较敏感,高层基本上都不接受相关的采访,目前似乎只有三一重工宣传文化部副部长施奕青还偶尔回应几句,且回应的内容更多的是务虚。

  南都记者致电施奕青,施奕青表示,选择搬迁北京定的原则是自愿原则,目前搬迁了几百人,并不是外面传说的几千人。目前,三一集团实行的是双总部办公。也就是说决策层的一些部门,一些人在长沙、一些人在北京。现在正在和员工谈话和摸底,具体要搬迁多少人,和怎么样的进度真的无法定。

  对于三一高管在搬迁问题上集体三缄其口,三一内部一中层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迁都风波闹出来之后,三一集团与中联重科的矛盾不但公开化了,舆论也在谴责湖南缺乏良好的投资环境,这让湖南省政府感受到相当大压力。很可能是受到了政府部门的压力,三一方面不得不用噤声的方式,低调处理这一问题。

湖南力留三一集团

  三一集团是湖南一张响当当的名片。作为全国工程机械行业的领军企业,三一拥有近6万名员工(其中很大部分都在湖南),2011年三一集团的总营收高达802亿元,上交利税超过160亿元。在湖南省,三一的利税贡献仅次于湖南中烟集团。此外,梁稳根、唐秀国(三一集团总裁)、向文波等三一高管,也早已成为湖南企业界的领军人物,活跃在国内国际舞台上,广受关注。因此,对于三一迁都北京,自然是湖南省政府不愿看到的。

  三一集团决定将总部搬迁到北京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不堪来自同城国企中联重科的恶性竞争。不过,由于三一迁都事件已经发展成为公共事件,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中联重科,舆论更是将矛头对准了湖南省的投资经商环境这一更深层次的问题。这也让湖南省政府陷入十分被动的处境。尽管三一重工多次发公告称,三一迁都与湖南省投资环境无关,并表示是湖南的沃土培育了三一,但这些声明也被市场解读为三一为维护政府关系而发出的违心之言。

  今年1月26日,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徐守盛在湖南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开幕式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脱稿谈到,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千方百计扶持以三一重工为带头的股份互助资金集体发展,促进人才、资本、技术等要素流向有市场、有效益的产业和企业。这是湖南高层首度在公开场合对三一搬迁事件做出正式回应。开幕式结束后,徐守盛在接受湖南卫视采访时表示:三一重工的发展得到了各级各方面的关心、关注和支持,三一重工奋力开拓,在国内市场,在国际市场都已经做得很强、很大,为中国人争了光,为湖南人争了气,很了不起。湖南将全力支持三一重工的发展,希望三一重工不仅要在国内尽快扩大市场规模和占有率,而且要迅速走向国际市场,真正建成世界一流的企业。

  一位省长在人大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对一家企业给予如此关注,殷殷之情可见一斑。

  三一集团如果这时候还大张旗鼓地搞搬迁,于情于理,有些说不过去。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在获悉徐守盛省长谈及三一重工后再次表示,三一重工的核心产业在湖南,在湖南的产业不会离开湖南,会继续加大投入。湖南是三一重工员工的家乡,三一重工将尽全力支持湖南发展。这一表态,也被视为三一集团再次向湖南省政府示好。

新都尚未准备好

  三一迁都北京由热转冷,除了三一方面刻意低调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三一在北京的基地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根据规划,三一总部搬迁,主要涉及包括副总裁在内的管理层,以及人力资源、财务、经营计划、研究总院和行政等职能部门,此外还有三一重工及集团总裁办、三一重工董事长办公室等三办。据悉,这些部门的总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而计划搬到北京新总部的人数则在数百人。

  2月下旬,南都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回龙观的三一产业园,这个占地240亩的园区,被高高的围墙环绕,围墙上全程布置着带有倒刺的铁丝网。在三一产业园大门口,稀稀拉拉停着几辆普通轿车,除了站岗的保安,很久都不见有人出入,园区里的办公楼也没几个人走出,而两栋厂房也并未开工。如果不是门口不远处立着北京市三一重机有限公司的石碑,很难让人将这一冷冷清清的产业园,与声名赫赫的三一集团挂上钩。

  当南都记者表明自己过来是了解三一总部搬迁进展情况后,保安警惕地质问:谁跟你说三一总部迁到这里来了?不过就在保安身边的入园告示牌上,却已经印上了三一集团的字样。

  三一北京工业园内有两栋厂房,另有一栋5层的办公楼。据悉,就是这栋5层的办公楼,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三一总部的临时办公地。不过,由于此前搬迁前已有三一科技、三一重机、三一电气、三一工程机械等4家公司在此楼办公,使得这栋五层的办公楼所剩的办公室数量有限,最多也就只能容纳数百人办公。南都记者发现,目前该办公楼内部仍在进行装修。若从健康角度出发,装修完工后还需要空置一段时间,才能入驻办公。据此推测,三一总部搬迁工作要真正完成,起码要到5月份之后。

  这个地方位置太偏了,与其说是在北京市,不如说是在昌平县。出门就是黄土 ,周 边 根本就没有配套设施,吃个饭,买个生活用品都不方便。在这里办公,太不方便了。一位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半年多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张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我在长沙总部实习的时候,还觉得长沙总部位于开发区,离市区有一定距离,有些不便。如今到了这里,倒让人怀念起长沙的日子了。

  按照施奕青的说法,目前已经有几百人搬到了北京新总部,不过,张先生对这一数字并不认可。没见到有那么多新面孔啊,可能真正到位的只有几十号人吧。如果来了几百号人,这里肯定要热闹很多。

员工的复杂心事

  除了北京新总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迎接搬迁之外,三一总部中层管理层和基层员工也没有完全做好到北京办公的准备。

  一个人在一个城市里搬个家,都要折腾好些天。更何况一个公司总部的搬迁,涉及好几百号人,这几百号人身后,又涉及到几百个家庭。三一总裁办一位不愿具名的女士在接受南都记者电话采访时无奈地表示。按照计划,该女士将随着部门一起搬到北京。

  起初,为了鼓励管理层和员工跟随总部搬迁北京,梁稳根在动员大会上就曾透露,将充分考虑员工的利益和想法。施奕青此前也公开表示,调到北京的人,将得到包括住房、户口、工资、福利等方面的相关优待。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施奕青再次强调,关于搬迁到北京后的工资待遇问题,一定会和在长沙工作时不一样,因为两地生活成本不同。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些政策仍未敲定。

  据一名目前仍在长沙,但已接到搬迁至北京通知的员工说,没有听说搬到北京会涨工资的事情,自己对这一点很发愁。而三一宣传部人士也确认,在工资这一点上暂无消息可公布。

  对于那些被调到北京去的中层和基层员工来说,最大的拦路虎,无疑就是两地悬殊的房价。长沙新楼的均价在6000-7000元左右,开发区附近的楼盘,低的只要4000多元。而北京三一总部周边,尽管已经到了荒凉的五六环之间,但房价仍在26000-28000元之间,两居室整租价格在3500元左右。这个价格在三一长沙总部所在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可以租到2-3套两居室。以三一的收入水平,在长沙买房还相对比较轻松,但到北京买房,即使是一些中层干部,也会有很大压力。

  除了房价之外,另一个困扰三一搬迁人员的因素是家庭。上述不愿具名的三一集团总裁办的女士就向南都记者大倒苦水:单身的人,男同事调到北京,困难还好克服一点。但已经成家的女孩就难多了。我的小孩还在读幼儿园,老公在政府部门上班。我如果到北京去,家庭怎么办?小孩怎么办?

  此外,长沙、北京两地不同的生活习惯,也会让以湖南人居多的三一总部员工犯愁。北京总部附近,哪有长沙这样好的湘菜?哪里能方便地买到槟榔?有三一员工在其微博中调侃道。

  三一并非首个遭遇上述问题困扰的企业。2009年初,网易总部搬迁至北京,根据当时媒体披露的补帖文件,网易对底层的编辑提供了18个月的每月1500元的住房补贴,同时一次性发放了3000元的购物卡,才基本解决这一问题。不过,相对于三一集团,网易这样的公司,以年轻单身员工居多,处理上述问题要简单得多。且广州与北京的生活成本相差毕竟没有长沙与北京的差异那么明显。

  相信这样的问题同样困扰着三一的决策层。

敏感词

  现在基本上还没有什么大动作,搬迁这个词现在是一个敏感词汇。领导确实做过动员,但到底去不去,很多人依然很彷徨。

  恶性竞争

  三一集团决定将总部搬迁到北京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不堪来自同城国企中联重科的恶性竞争。

  由热转冷

  迁都北京由热转冷,除了三一方面刻意低调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三一在北京的基地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最大拦路虎

  对于那些被调到北京去的中层和基层员工来说,最大的拦路虎,无疑就是两地悬殊的房价。

  助推器

  市场的好转,行业的复苏,无疑利好迁都三一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适应新环境当中,阻力也会相应小很多。

行业转暖或成迁京助推器

  刚刚过去的2012年,是三一与中联重科[9.36 -0.21% 资金 研报]这两个同城冤家口水战最激烈的时候,也是工程机械行业处于景气最低谷的时候。从多家工程机械行业上市公司发布的2012年三季报就可以看出,由于经济基本面不力,整个行业都面临严峻的挑战。

  不过,随着一系列稳增长措施的出台,经济基本面从去年第三季度触底反弹,工程机械行业的市场大环境也开始逐步好转。

  往年订单多的时候,一个月拿6000元很平常的。去年三四季度,工厂的订单情况很不理想。我们每个月往往只上半个月的班,。工资也就3000多一点。很多刚招进来的技工,由于无事可做,就干脆安排进行军训。三一的一线技术工人小王向南都记者透露,从去年底开始,工厂的订单开始逐渐多了起来,需要加班才能完成任务。这几个月的工资,都能拿到4000多。在三一,一线技术工一个月工作16天的,基本上能拿到4000元;如果工作满22天,则可以拿到5000元以上了。

  通过小王的工资收入变动情况可以窥斑见豹,佐证三一集团订单情况的好坏,从而判断整个工程机械行业的景气度。随着房产投资有所企稳、铁路公路基建投资持续反弹,经济基本面逐步好转,工程机械行业即将度过寒冷的冬天,进入复苏的春天。

  近期多家券商也看好整个工程机械行业将迎来复苏。银河证券预计,3月起,行业销量将开始温和复苏,整个行业2013年转为正增长,而两家龙头公司增速将超过整个行业。对于三一重工,银河证券认为其年销售能在2013年实现10%-20%增长,盈利能力有所上升。高盛高华证券预计,三一重工将在2013年实现9%的收入增幅和14%的利润增幅。

  来自三一集团的一系列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趋势。今年1月份,三一路机事业部国际销售额创造了5年来的新高;1月23日,在三一重机首轮订货会上,三一挖掘机现场拿下1600台订单;2月15日,100台三一产品登陆泰国曼谷林查班港口;2月16日,7台三一双箱堆高机中标马来西亚巴生港

  市场大环境的好转,行业的复苏,对于三一的迁都事宜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三一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适应新环境当中,阻力也会相应小很多。

  去年11月10日,在京参加十八大的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表示:三一将力图在2012年实现销售额达到1000亿的五年目标已经基本完成。10年后,三一的销售额至少实现30 0 0亿元。从1000亿到三千亿的跨越,仅仅依靠国内市场是不够的,国际化是必由之路。而迁都北京,无疑是三一国际化过程中的重要一环。

上一篇:德国将全面弃核 继续投资外国核电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